台球技术网

深度

      编辑:台球       来源:台球技术网
 
丁俊晖

“可以说,在中巡赛排名前128位的选手都是职业选手。”

赛事组委会人员的一句话引起了笔者思考。

从很多媒体和台球球迷的眼中,斯诺克职业选手一般是指那些参加世界台联职业赛场的选手。但在国内斯诺克球坛,职业选手这个名次的定义更广义。

众所周知,参加世界台联职业赛事的选手,一个赛季可以报名参加绝大多数的排名赛,他们的积分就是奖金之和,直观地反映了选手在排名赛中的表现。他们不愁没有比赛可打,很多选手愁的是如何让自己挣钱更多。

同样是“职业选手”,但国内很多坚持在斯诺克赛场的选手们境遇却与他们大相径庭。

“国内斯诺克发展很快,对世界台联职业选手来说比赛特别多,但对非职业选手来说就没什么比赛可以打。我的一些朋友,不光现在的年轻选手,还有“80后”选手,现在在国内是没什么比赛可以打的。很多年轻选手可以打中青赛,但21岁以上的选手是没有比赛可打的。我觉得现在国内斯诺克市场不如中式台球。”肖国栋的一番话道出了国内斯诺克赛事的黯淡局面。

中巡赛B级赛事

5月31日,“雪花啤酒”杯2019斯诺克中巡赛第一站在西安拉开帷幕。这次的中巡赛和以往多数比赛不同,并没有在体育馆举行,而是将举办场所定为一家斯诺克俱乐部——“高格桌球俱乐部”。这在中巡赛的举办上很是罕见的。

为何将比赛放在了台球俱乐部进行?为何将这个赛事定级为中巡赛B级赛事?笔者采访了一位赛事组委会人员,他对新浪体育说道:“往年中巡赛一年只有一站,有时候是一年两站,满足不了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从今年开始降低了门槛,在原有的机会上增加了B级赛事,它虽然比A级赛事的奖金低了几十万元,但它对场馆租赁的要求没有那么高。”

原来,B级赛事是中台协今年新增的一项赛事,和中巡赛A级赛事不同的是,B级赛事并没有外国选手的身影;而A级赛事则可以允许外国选手报名参赛。

有国外选手参赛不是能增加看点,让比赛显得更为激烈吗?一些球迷也许有这些疑问。但事实上,国外选手,甚至是职业选手的参赛,对业余选手的影响是直接的。每年都会在海宁举办的中巡赛,每年基本上都是职业选手夺冠,在8强里,你几乎看不到业余选手的名字。

那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工作人员接着说道:“以前租赁体育馆,要有电视直播,需要很多的费用,动辄几百万元,少则一、二百万元。现在改在俱乐部举办比赛,在场地费这方面就降低了费用,让很多企业能拿出钱来赞助这个赛事,增加赛事数量,让职业选手和业余选手有更多的参赛机会。”

中巡赛B级赛事的举办,对国内斯诺克球坛的很多选手来说,犹如一场及时雨,带给他们希望。

国内斯诺克人口减少

在这位工作人员看来,这此B级赛事的举办吸引了很多选手报名参赛,报名参赛的人数是这几年来的新高,“在正赛之前有4站资格赛,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参赛人数基本上都达到了60多人,就连A级比赛都没达到过。西安站资格赛参赛人数达到了87个人,是这几年参赛人数最多的一次。虽然这次比赛总奖金才21万多,但从办赛效果来说不比A级赛事差。”

但通过对比就知道,尽管这此比赛报名参赛人数较往年有了增加,但与十几年前相比可以发现,现在国内斯诺克人口数量是明显减少的。

这位工作人员回忆道:“2007、2008年资格赛每站比赛报名人数都有100多个人。这几年,每站比赛报名人数多则50多个人,少则就20多个人。”

随着丁俊晖在世界斯诺克界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知道并了解斯诺克这个项目。但为何斯诺克人口却在减少?

国内斯诺克赛事太少无疑是主要原因之一,袁思俊对新浪体育道出自己的看法:“比赛太少了,会让选手对斯诺克比赛的参与度下降不少。如果练一年斯诺克,却没什么比赛可以打,慢慢地可能就不再想去打斯诺克了。我希望业余选手可以打更多的比赛,我在斯诺克学院练球时也听说,现在的比赛太少了,一年的比赛,除了中青赛、中巡赛就基本上没什么比赛可以打了。就算有比赛,奖金少得可怜,一万元最多了,而且冠军只有1个。如果不进四强,也许会连路费和酒店住宿费都不够。”

袁思俊说到,除了中青赛和中巡赛,还有别的赛事可以报名参赛,“IBSF需要自费,不是所有选手都愿意花这个费用。”况且,自从IBSF的冠军无法得到世界台联的职业资格后,国内斯诺克选手也失去了参加这项赛事的一个主要原因。

此外,袁思俊认为导致国内斯诺克人口减少的还有一个原因是——中式台球的冲击。

他对新浪体育说道:“中式台球的门槛比斯诺克低很多,更多人会把精力放在难度更低的中式台球。现在国内中式台球比赛奖金确实比斯诺克比赛高太多,你看中式台球月赛、周赛,可能每一周都有比赛可以打,可能江浙地带和东北地带,比赛很多,选手们忙都忙不过来。打斯诺克除非你能进职业,打得好才能挣钱;打得不好,其实也挣不到什么钱。”

袁思俊说,过去和自己一起在上海练球的同行,现在有60、70%都已经转战到了中式台球的赛场,“斯诺克很难,他们也知道自己很难打职业,比赛又少;打中式台球每天不需要花那么多时间去训练,每天练1、2个小时就足够了。”

像现在在中式台球赛场中战绩不俗的郑宇伯和石汉青,此前都曾是斯诺克选手。

“如果业余选手连比赛都打不下去了,以后还有什么人会打斯诺克呢?”袁思俊的这句疑问句道出了很多圈内人的心声。

“我认为斯诺克项目是能起到台球项目的引领作用。”那位工作人员对新浪体育说道。 幸好,中台协早已意识到了斯诺克赛事数量太少以及斯诺克人口减少这个问题。

“我们举办这个比赛,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可以拿起球杆,加入到斯诺克的行列中来,我们的目标是把很多玩游戏的年轻人,通过这个项目的吸引力能让更多人参与斯诺克这项运动。”

这位工作人员对笔者说道:“今年已经确定的还有一站A级比赛与B级比赛,今年要办4站比赛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4站比赛的数量,对国内斯诺克选手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但4站比赛够吗?远远不够!

(董正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