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球技术网

奥沙利文疑案或逼斯诺克改革 经典规则恐取消

      编辑:台球       来源:台球技术网
 

所谓“斯诺克”,由英文Snooker音译而来,意为“阻碍、障碍”。顾名思义,制造障碍正是斯诺克运动的精髓所在。但在日前,世界台联正在酝酿一项重大改革,征求球员意见是否取消Miss规则。如果这项改革最终实施,很多人认为,斯诺克将失去现有的魅力,连续解球的经典场面将成为永远的记忆。

世界台联发信征求球员意见

2月18日,世界台联主席杰森 佛格森向联盟球员们发出了一封信件,内容是关于“FoulandMiss”规则是否应该继续保留。

佛格森在信中如是表示,“在shootout比赛成功举办之后,许多球员都与我进行联系,讨论关于改变Miss规则的问题。我们意识到,这件事情并不能够轻易做出决定,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得到你们的观点,从长远以及斯诺克这项运动在世界范围内的推广来看,这项规则是否应该继续保留在规则手册里面,或者它应该被删除。在任何事情被决定之前,我们希望能够得到球员们最初的意见和反馈。”

Miss规则全称“FoulandMiss”,简而言之就是我们常说的无意识救球规则,指比赛中一方犯规,对方有权利要求裁判将球型恢复到犯规之前的球型让犯规方继续击球。这一规则自从斯诺克运动问世,一直沿用至今。球员在被做障碍球后连续处理难题的情景,已经成为了赛场上的一道风景。

奥沙利文疑案或成改革之因

为什么要对Miss规则进行改革,佛格森信中交代得很含糊。但据分析,这项议案非常符合世界台联执行官巴里 霍恩的胃口,因为他上台不久就表示,将对斯诺克这项运动进行改革。而奥沙利文在2009年斯诺克英锦赛的那场解球风波,更有可能是改此规则的导火索。

那届收视率颇高的英锦赛,奥沙利文和希金斯在半决赛相遇。第13局,奥沙利文在连续六次没能解到上方的彩球之时,架杆的手碰到了黑球,他主动向裁判承认了这次犯规,被罚了7分。但是由于奥沙利文是身体触球犯规而不是无意识救球,反而不用再继续解球了。球权到了希金斯一边,白球正好与红球相贴,希金斯将红球反向打跑,因此奥沙利文避免了继续解球的尴尬。

这局比赛在赛后引发了争议,大多数球迷认为“火箭”很狡猾,利用规则故意犯规,从而避免被不断罚分,然而这一做法又多少违背了斯诺克绅士运动的精神。而奥沙利文本人则否认了主动犯规的说法,希金斯也相信对手是诚恳的。两个人都对于比赛发生这一幕表示困惑,而当值主裁、最有经验的裁判杨 沃哈斯亦是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局面。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一项明显的规则漏洞,使得世界台联有了修改Miss规则的想法。在这场比赛过去一年多之后,终于被正式提上了日程。

foulmiss

名词and解释

foulandmiss这项规则在整个斯诺克规则里是最为复杂的一项,中文意思是“犯规并没尽力救球”,也叫做“无意识救球”。

以下情况是必须判foulandmiss的:

1、击球或解斯诺克时,白球因力度不够而未接触到目标球。

2、至少可以看到一整颗目标球,而击球选手没有击中目标球而造成犯规。假如被这样连续判罚三次,而三次都没击中目标球,则此局比赛直接判负。

3、可以利用库边而且不需要加旋转就能解到的斯诺克,而选手却用强烈的旋转或扎杆造成未解到目标球的。

4、可以用简朴的线路或杆法解斯诺克的,反而选择难度更高的解法。

5、解球后,白球未击中目标球而且白球所经由的线路离目标球相差甚远。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规则并不是一判罚就一定要摆回原位,是否摆回原位的决定权属于犯规运动员的对手,假如对手放弃将球摆回原位的话,他还有权利选择是自己击球还是让犯规运动员继续击球。

1、对方分数已经不够追,需要做斯诺克的情况下。

2、没有任何角度能够击打到目标球,只能用犯规来解开僵局。

3、解到了斯诺克,而白球却落袋或飞出台面。

以下情况在犯规时是不能判miss的:

取消Miss规则

中国第一美女裁判

坚决反对

对于传统的斯诺克来说,Miss规则的改动是革命性和颠覆性的。目前,在亚洲六颗红球的比赛中正在推行类似于美式9球自由球的规则,在去年广州亚运会女子台球项目的比赛中,也已经应用了这项规则。但这些并非当今世界最高水平、最为职业的赛事,而现如今当世界台联筹划这项规则的变动时,影响力将是完全不同的。

记者昨日采访了正在成都出差的中国第一美女裁判、国际金章裁判诸瑛,她认为这项改革完全不能接受,“我是坚定的保守派,如果失去了Miss,斯诺克将失去魅力,不再‘斯诺克’。”

诸瑛说:“我有两点要说的:第一,无论规则如何改,改还是不改,世界台联的出发点总归是好的,都是为了这项运动更好的发展;第二,从英文稿件中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准备在所有的积分排名赛中进行改动,我绝对不赞同这样的做法,可以尝试在全新推出的一项比赛中取消这项规则,比如现在的亚洲六球斯诺克赛。”

中国职业斯诺克巡回赛裁判长吕康明的观点和诸瑛差不多,他表示:“斯诺克应该是一项比较严谨的运动,如果把这种花式项目的规则搬到斯诺克中,会给人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球员方面,国家队队员田鹏飞(微博)认为,一旦改革,斯诺克将失去一种意义。 华西都市报记者徐杨

(本文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 作者:徐杨)

(华西都市报(成都))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相关文章